快递员睡在网点半个月,保障末端“闭环式”配送 | 上海战疫

4月7日晚上10点,吴强已经穿好防护服准备出发,给50公里以外的一个园区送去食物和矿泉水,这些物资装在一辆4.2米长的货车上,可以保障50-100人大约两天的饮食。

吴强是中通快递上海奉贤区东部网点的负责人,半个奉贤区都在他的服务范围之内。以前,一个网点每天要派送3万件快递包裹,但这个数据如今已经锐减至5000票,每个快递员每天要派送的量也少了很多。

然而,吴强和他带领的120名快递员,却比往常更忙了。除了送快递,他们还要配合政府运输物资、承担起跑腿骑手角色帮助附近居民买一些急需品。

完成“闭环式”派送,睡在企业地板
3月28日,网点接到了封控通知,企业要求快递员做好防护,尽可能回到园区。当天与企业员工沟通之后,快递员便决定睡在网点,一些快递员抢时间从家里拿来了被褥等生活用品,网点也连夜采购了厨房的物资以及被子等生活必需品。

然而,园区原本只设有保安和后勤人员睡觉的地方,120多人突然都要住下来,床是远远不够的。有的快递员就直接睡在办公室的地板上,连垫的东西都没有,半张被子当褥子,半张被子盖在身上。有的快递员则睡在货车的车厢里和私家车里。洗浴间也只有一间,快递员们就拿盆接水往身上浇。

每天早上5、6点钟,120多位快递员就起床准备派送快递。为了保证派送的时效,吴强会协调员工早早去到转运中心等待,货一到,便马不停蹄返回网点,然后进行分拣和最后一公里的配送。即便在疫情期间,这样的工作节奏也没有改变。

由于现在处在疫情时期,快递员会先打电话给消费者,一一沟通派送的情况。一般情况下物业、居委会或者志愿者承担着临时中转的职能,由他们进行小区内的配送。

防疫和消杀依旧是不可松懈的环节。对于一个百余号人的网点来说,每天做核酸检测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为了保障附近居民的快递能够正常且安全配送,当地政府协调了医务人员来给网点的工作人员做核酸检测,并且从原来的两天做一次增加到一天做一次,另外,上下班还要测量体温。

为了不耽误快递员的工作,医务人员早上5、6点之前就会来到网点,最早的一次是凌晨3点。吴强说,临时得知要凌晨3点做核酸之后,自己也赶紧协调人员按时叫醒员工,大家都很配合。

快递的消杀也进入常态化。网点日常的工作主要是去转运中心拉货、在网点分拣、快递员配送。在需要严格消杀的当下,网点驾驶员开车前往转运中心之前,要穿好防护服、带上口罩和手套,全副武装去到转运中心,经过周密的自动喷淋式消杀和人工消杀,车辆才能进入转运中心内部,吴强说,就连轮胎也不能漏掉。而驾驶员全程不能下车,车门处要贴上封条,直到返回网点。通常情况下,拉一趟货驾驶员就要呆在车里3、4个小时。

到了网点之后,一边进行分拣的工作,一边有动雾化消毒装置对快递进行消杀,快递员将快递送到小区相应地点之后,物业、居委会或者志愿者会再次对快递进行消杀。等到快递员完成派送返回网点,车辆、人还会进行消毒。

吴强说,政府和总企业都增援了防疫物资,自己也会购置,但为了做好防疫的工作,自己也没顾上统计究竟用了多少消毒水。“总之一条,防疫物资肯定是够用的,自身安全不能保证,大家还怎么去送快递?”

不少网点在坚持进行末端派送,同时,政府也在协调资源帮助快递员重返岗位,保障日常所需。

在上海市4月7日举行的疫情防控工作资讯发布会上,上海市副市长、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生活物资保障专班负责人陈通指出,允许非涉疫原因被封控在小区的快递小哥等保供人员,走出封控区,回到保供岗位。“大家统筹邮政快递、顺丰等物流资源,对接电商平台,补足配送力量,完成社区最后一公里的配送任务。”他还表示,特别感谢高负荷奋战在大街小巷众多快递小哥等保供人员,努力解决他们的饮水、就餐问题。

不到5小时解决近百人所需物资
快递网点对片区的划分非常严格,日常运营通常不可以跨区进行。但这一次,吴强带着员工开了一个小时的车,去到了别的区域。

4月6日下午4点半左右,吴强接到快递员反馈,50公里以外的一处园区有近百人被就地隔离,但缺少水和食物。接到这个消息之后,吴强便抓紧时间与对方沟通,了解所需物资。

吴强说,他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,有时候想要点水果或者鸡蛋,但当下这些物资并不容易找到。

在吴强组建的工作微信群中,快递员纷纷报上自己能找到什么样的物资,有矿泉水、方便面、面包、60斤蔬菜、30斤莴笋等,甚至连网点食堂的两袋大米也充当了物资。

此外,考虑到食材比较简单,每个人口味不同,吴强还找来了豆瓣酱、榨菜、火腿肠、生抽酱油等,可以满足50-100人两天的伙食。经对方确认后,吴强变组织大家分头行动,先把物资集中到网点园区。

吴强说,快递员平时都跟附近居民相识,对附近的商铺、仓库等情况也十分了解,知道哪里有蔬菜、哪里有粮油,这正是他们的优势。从获悉需求到找到物资,吴强和他的团队用了不到5个小时的时间。

晚上10点,吴强和他的同事开始把刚刚才准备好的物资搬上一辆4米2的货车。11点,吴强和另一位同事穿好防护服准备出发。但由于封控的原因,到了目的地之后,他们只能把货卸在园区门口,之后再由园区的人把物资搬进去。“卸完车后最里面的一件衣服一定是能拧出水来的。”吴强说。一直到次日凌晨1点半,二人才回到网点。

在诸多协调中,吴强的工作节奏早已被打乱,每天要开好几次紧急会议,有时候到了凌晨也不例外。在问到每天要工作几个小时时,吴强表示几乎是没日没夜,累了就找地方躺一会儿。

快递员知道哪里有需求
快递员也在不断给自己“揽活”,看到居民对蔬菜、大米等日常必需品有需求,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充当起“同城配送”的骑手,有时候甚至会把网点储备的食盐等物资送给居民……就这样,原本干着千篇一律派送工作的快递员们,成了一个个机动小分队。

前几日,吴强了解到一位居民急需一款药品,但封控在家出不去,便想让药房找滴滴或者外卖骑手配送药品。但当时时间已经很晚,滴滴司机基本上没有了。吴强说,如果没有人送的话,就让自己的快递员跑一趟。最终,快递员用了15分钟完成了这次紧急配送。

正是这样一次次突破本职工作的配送,不少居民表达的感谢,让快递员也很受鼓舞。吴强说,有很多人夸中通是家良心企业,快递员冒着风险给大家服务,自己听了感到很自豪。后来越来越多的夸奖,让他觉得更应该尽可能满足附近居民的需求。

但也有一些居民因为封控在家太久,容易有情绪。但吴强表示,现在需要沟通的时间较多,大家反而更能理解。“以前也有客户投诉快递员,那时候没有时间说明,只是简单粗暴地告诉一个结果,但现在可以更好地说明一下。其实绝大部分人还是很能够理解和支撑大家的。”

通过这一次的事情,吴强认为企业的凝聚力也在增强,“我突然发现每个人都很愿意付出,以前快递员还会有一些抱怨,但现在在车里睡了十多天后,精神状态反而更好,意志力很强。”吴强说。

作为仍在运营的快递网点,奉贤东部网点不仅在平时帮助周边消费者帮送药品等生活物资,还承担起用货车运输奉城镇抗原检测试剂盒的重大任务,如果有需要,该网点也随时做好了出车出人参与支援的准备。 

相关产品

评论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